不如休去

渭城朝雨浥轻尘

【小艾琳个人向】不见青山

·小艾琳个人向 伪LGDow全员向目测热度不过10

·上一次写文是3年前了……大概率这篇十分不好吃

·冷圈不配有tag……如果tag不合适请尽快告诉我

·我很喜欢他。



1.

欧倚良有时候怀疑自己选错了游戏。

拜托,他才17岁哎,还是一个活蹦乱跳不会自己抹发胶的小孩子,放到隔壁LPL会被当成团宠的那种。怎么到了OW就要忍辱负重,一上来定位就是大腿,甚至需要场场都有亮眼表现。更令人气氛的是,NGA里竟然都叫他老选手。这什么情况?我还未成年啊?一边假装生气一边把鼠标点的啪哒啪哒响,关掉网页偷瞄一下在亚服开车爬天梯的郑杨杰,未成年里较大的一个故作深沉地叹一口气。

要是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说什么也不听那只猩猩的话。什么“这个世界需要英雄”,隔壁的快乐风男就不是英雄了?

 

休赛期刚刚过去,除了去了一趟成都打了一次线下赛之外很少有他的消息。队伍管得严,他也乐得自在不愿意炸出粉丝群的小姐姐。家里打电话问他最近怎么样,他握着薄薄的纸片一样的智能手机,学着恋爱番里的女主用力攥紧,露出五个发白的指节。

“就……挺好的,不要紧不要紧,我们要打训练赛啦,妈妈晚安。”

离训练赛还早,欧倚良像是在逃避什么,电话都挂得匆忙,把自己放空在电竞椅里,一边90度地左右旋转摇摆一边抠手指头。

想啊,当然想啊。想拿冠军,想去OWL,想打世界杯,想成为一流的选手。

真的,英雄联盟真好。观众基础扎实,赛事规范,比赛也好看,国内还有腾讯大佬撑腰,营销做得那叫一个六。今年的皇族冠军拿到手软,从春季赛决赛一路平推对面水晶,锋芒毕露,剑指S8,走到哪哪里都有大批的队粉尖叫。LPL竞争激烈,立志成为最强赛区;LCK不甘示弱,誓要守住冠军王座。LMS、EU你追我赶,世界各地——从法国巴黎到中国北京到韩国首尔,全都是欣欣向荣的蓬勃景象。欢呼,掌声,Carry的选手,激情的解说,“我们总是冠军”。

真好呀,真好。

不用担心赞助,不用担心选手的缺口,优质教练也有不少。场上开开心心比赛,场下开开心心Rank,努力变强就可以了。

打一场只有几千人观看的比赛有什么意义吗?他扪心自问,一边觉得自己虚荣一边觉得虚荣多么正常啊。OWL盆满钵满,OC苟延残喘。LSPL的选手挣扎两年,说不定就去LPL;CNOC的选手挣扎两年,OWL里甚至没有人知道你的ID。暴雪爸爸不理你,网易运营一团糟,叫唤“守望凉凉”的人不在少数;战队解散,黑料频出,明星选手纷纷表示“我先走一步我们吃鸡见”,反衬出他们这群还在坚持守望、眼巴巴盯着上海龙0-40的职业选手像一群蠢货。

难呀,太难了。

 

被传出要去吃鸡的时候,大师选手小艾琳正在努力成为钻石守门员。陈李桢毫不客气一巴掌糊在他头上,“你怎么肥四啊欧倚良,膨胀了啊,转吃鸡都不告诉我啊。”

“我没有啊,”他眨巴眨巴眼睛,“我永远喜欢守望先锋。”

他回忆这段的时候才隐约地觉得那个时候的惟愿是带了点哭腔的。那时候上海龙刚开始打季前赛,国内的队伍全都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颓然之势,表面的和平下暗流涌动。

欧倚良也要走吗?

郑杨杰看他半天不摸键盘只是转来转去心里躁的慌,没好气地说他,“你干嘛呢干嘛呢兄弟,皇族摇吗,守望先锋没有打野位啊。”

欧倚良吃吃地笑,“茜队我也喜欢你。”

 

 

2.

“是个有天赋的选手”,逍遥、嘟嘟乃至试训他的U4都这么说。

残血收割,丝血反杀,镖镖中头,shift天秀逃生;上天砍双飞,入地砍机甲,绿色的长腿机械战士蹦蹦跳跳,被小姐姐们夸赞好看的手敲敲打打。Q键的键帽里,住着他养在指尖的、小小的龙。

    茜茜是前第一武僧,雪爹是现第一猩猩,被世界杯官方解说叫做源氏本源的小艾琳选手,为什么就不能是第一源氏呢?

“就是不能!”有人拼命说,“离开,金木,kami,哪个不比他强!”

是的是的,他绝望地替自己鼓劲,他们都好强啊欧倚良,你得赶上啊。

于是是更疯狂地拔刀,砍翻,能量循环要比对面快一轮。都不服输,那就练,练到他们都承认为止。“源氏来复仇了,”他的龙告诉他,“可源氏不应该复仇,源氏爱他哥哥。”

“源氏找到了他的平静。那你呢,小朋友,你的平静在哪呢?”

他红了眼睛,可能是杀人杀的,也可能是熬夜困的,更可能是委屈哭的。

“我不知道。”

神龙轻叹一声,扭着缩回键帽里。

 

养一条龙挺好的,至少比养个什么炸弹轮胎、火箭弹幕或者毁灭之拳要好。龙大多时候都不说话,和绝大多数东亚的父亲一样,沉默地注视,沉默地回绝。神龙不喜欢杀戮,他喜欢平静的终结。

有一阵儿欧倚良被NGA戏称“马琳”,你一马,我一马,LGD从万年亚军直奔保级而来。这不行啊,他环顾四周,所有人都在操作,报点,没有人注意他的走神。

去年的时候大概不是这样的,鸡哥大概会转过来提醒他走神要罚工资,130会喊他热热闹闹地双排。舞王或许会在游戏会话里敲一敲他,告诉他小绝下播了想不想开三轮车,顺便幸灾乐祸地通知他游览咬瑶想抱着他睡觉。

那时候守望先锋还没有解散,天梯里全是互相撞车的五百强职业选手。排到就进语音来一句骚话,排不到就闭麦认真操作。打游戏是快乐的,那时候他每天快乐地起床,快乐地打训练赛,快乐的上分或者掉分,快乐地跟爱豆小绝开着破烂自行车,被爱豆夸厉害,心里冒着粉红泡泡,高兴地想冲上天。

U4很严格,但也会在他们连胜之后开心地笑。亡灵会帮他们点奶茶,应付掉他们都不擅长的采访环节。那时候大家还不知道会有一个叫做上海龙的队伍刷新世界纪录,更不会知道一众俱乐部会像浙江温州江南皮革厂一样纷纷倒下。LGD的黑料欧倚良并不比粉丝早知道多久,震惊难过失望排山倒海铺天盖地气势汹汹挤走了那段时间里所有可供他呼吸的氧气,天梯演员的事件至今还让他愧疚地不敢面对。

他只能小心翼翼地在说出事实的微博评论下面点一个赞,在被眼尖的网友指出后又取消。

 

打OC总决赛的前一天晚上吴董建给他打电话,说是要推荐吃的。

“你去找赛赛啊,不都是赛赛带我们吃饭啊。”

吴董建沉默了一会,说,“我要走了。回国,离开上海龙。”

他没问为什么,轻轻浅浅地回了一个嗯。

“你不想我吗欧倚良,没了无敌Carry的副T不觉得日子艰难了许多吗?”

他摇摇头,眼泪随着甩头的动作向两边飘飞,好像少女漫画。

 

 

3.

    张继航一直在拍他的脸,这个时候大哥反而一点都不稳重,“起床起床啦小艾琳,要复盘了。”

哦,复盘。他大脑当机,还有起床气,反应了一会儿才开始找拖鞋。

饮冬走的时候谁都没想到教练的空窗期会持续这么久,最近都是茜茜带着他们简单复盘训练赛。可最近国家队要集训,复盘的重任就落在了另外一个大腿孤雪身上。

欧倚良拉了一张椅子去电脑前面。新来的辅助淼淼坐的比较靠前,正在和另一个新辅助Jazzy讨论什么。Birdnak变回鸟爷Rikka,一双眼睛瞪得雪亮,紧紧盯着在屏幕前调ob的徐秋林。张继航去接热水了,老年人夏天也不敢喝凉的东西。陈李桢一般这个时候都在玩手机,可今天他也学着小鸟盯着徐秋林看。

这并不好玩,欧倚良想,我们要输了。

 

“我们要输了,兄弟们,”徐秋林的声音一字一顿,在背后郑杨杰过大的报集火声中依然很清晰。“这样不行。”

 

这样不行。媚娘传奇还在尽心尽责地扮演反串黑,OC第二赛季新人像春笋一样冒出来,黄赛赛还在努力从韩国找教练,队伍里的各位还心怀大大小小的上岸梦想。春季赛休息室里的泪流,夏季赛惜败时的痛哭,抗韩奇侠让二追三,面对着粉丝山呼海啸般的呐喊和尖叫。

我不能输。法老之鹰一炮打在自己脚下,血条掉了一半,却飞高了几米。很疼,但有效。

欧倚良点击开始游戏。机械忍者不会有笑容,但他的身后,是大片大片的樱花。

 

 

写在后面:

   哎。找到了他的网易云,也关注了他的女朋友。

希望他一切都好,永远开心地笑着。


评论(1)

热度(3)